古典家具范例6篇beat365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4-06-11 04:30:27

  beat365官方网站前言:中文期刊网精心挑选了古典家具范文供你参考和学习,希望我们的参考范文能激发你的文章创作灵感,欢迎阅读。

  社会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的人群却越来越多。高碑店这条古旧家具小街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身影。一位做了20多年旧家具生意的老板对这个行业进行了分期,他认为中国旧家具市场的演化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1980-1990年旧家具新兴期。当时旧家具市场刚刚放开,这一时期的家具主要卖给外宾,利润可观。

  1994-1997年高峰时期。可能是受香港回归的影响,寻根访古情绪流行,但当时的旧家具大多被当成古董。

  1997-2003年平稳期。随着收入的增加,人们对生活质量和生活情趣有了更高的要求,许多人喜欢摆点老东西怀。这时买旧家具开始把使用作为首要功能,要求观赏价值和实用价值的统一。可以说一个时代的家具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审美。

  据店主介绍,早在五六年前一些影视大腕每逢空闲便会来高碑店古家具街淘“宝”,而这“宝”就指的是明清家具。明清家具也可算是高碑店古家具街的一大亮点。

  明清家具是我国古典家具的巅峰。明代家具简洁淡雅、线条优美,清代家具雕刻精美、雍容华贵。它们的历史价值、市场价值、美学价值及民族性、实用性引得境外收藏人士竞折腰。上世纪80年代,境外收藏热传入内地,引发收藏新潮流。明清家具的收藏,从材质上讲,有“一黄二黑三红四白”之说。黄指黄花梨,1996年,一件黄花梨大座屏以100万美元被纽约佳士得拍卖行拍出,创下纪录;黑指紫檀,2003年,一件紫檀十二扇屏风以2300万港币在香港苏富比拍卖行拍出,再创新高;红指老红木、鸡翅木、铁力木(又称铁木)等。这三者是硬木。白指柴木(又称白木、软木),包括楠木、榉木等。

  近年来,中国古典家具凭借其本身所具有的实用性,及其散发出的东方民族古老文化的魅力,赢得了越来越多西方人的喜爱;而古旧家具中所蕴含的深厚的民族文化,古代宗教意识、信仰和思维方式,也得到了大量追求中华民族文化复归的海外华人、具有较高中国古典文化修养的国内知识分子的认同。

  20年来中国古典家具逐渐成了国内外古玩商、收藏家追逐的热点,期间屡屡出现,本是一文不名的“废品”一夜间身价百万的神话。如此悬殊的价格又一次让人感到阿拉丁神话真实的存在。

  其一,是其设计工艺非常精湛,明代家具设计简洁、明快、大方;清代家具相对繁琐、复杂、豪华。明清家具的存量已很小,其精美的工艺至今仍令家具工匠啧啧称赞。“即使有一件实物,如果按一比一仿制,现在最好的工匠师傅也只能做出分像;如果只提供图片,目前几乎没有人能做出个大概”。可见其当时工匠的高超艺术,也足以体现明清家具的价值魅力。

  其二是用材,明清家具用材非常讲究,皇宫贵族、大户人家主要用黄花梨木、紫檀木、鸡翅木、乌木等名贵木材;中上层人家多用酸枝、铁力木等材质;一般中下层家庭使用坤甸木。

  黄花梨学名海南降香黄檀,亦称“降压木”,《本草纲目》中叫降香,其木屑泡水可降血压、血脂,做枕头可舒筋活血。紫檀质地坚硬、分量很重。鸡翅木又叫杞梓木。由于鸡翅木较花梨、紫檀等木质纹理另具特色,匠师们在制作家具时尽可能把纹理整洁和色彩优美的部分用在表面上。优美的造型造就了其家具制品的不菲价值。乌木产于海南、云南等地,性坚体重,纹理细腻,颜色黑如墨,光亮似漆,日久而不变。

  在家具行业流行一种说法:古典家具是永恒的时尚。古典的风韵在于尊贵、不俗的气质,古典家具的每一处都可见沉稳厚重的本质和精致入微的工艺。

  有的人总认为喜好古典家具的人群年龄一定是偏大的,思想也有旧的味道了。其实不然,据高碑店古家具街经营多年的孙老板介绍,古典家具的青睐者也不乏时尚年轻白领,每逢周末他们便会来高碑店淘一些有特色的木家具,来装饰他们的家。看来更多的年轻人在享受生活快节奏的同时,也需要体会一份优雅,品味一种气质,古典家具正以它亘古不变的典雅风格与时尚相遇。

  当然,时尚在这里仿佛已是一个无需争论的话题,没有刻意地追求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古典家具中散发出来的那股质朴和稳重,与这时尚的都市中的一切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一切浮华于世的感受在这一刻都仿佛显得如此脆弱,心浮气躁的心情在这里慢慢平静下来,开始被周围那份古色古香渐渐吸引。

  明式古典家具以用材考究,精于选料;造型简练,比例适度;结构科学,榫卯精密;装饰精美,手法多样而著称于世,是难得的艺术珍品,具有非凡的审美价值和收藏价值。

  首先,明式古典家具注重材质的选择。由于明式家具注重造型和家具本身的特色,追求家具本身材质美和自然美,较少喷漆和进行复杂装饰,材质的选择变得尤为重要,深刻影响家具的结构造型和外观。紫檀、红木、铁犁等硬木成了明式家具的首选,这些南方所产的硬木,纹理整洁,色彩幽润沉着,工匠根据材质的纹路和剖面,充分利用木材的纹理优势进行加工后,家具就能呈现出硬、滑、素、净最佳的艺术效果,因此明式家具在木材纹理上呈现出羽毛、兽面等神奇形象,令人有无限遐想,充分彰显出材质的美感和返璞归真的天然美情趣。同时,这些硬木质地坚实,纹理紧致,稳定性和加工性能好,耐久性强,更为坚固实用,许多明代家具至今依然坚固光洁,由此可见选材对于家具制作的重要意义。其次,明式古典家具造型上深思熟虑,美观大方。明式家具造型简单纯朴,使人感受到年代的厚重感和沧桑感,沉淀有古代文人的审美情趣和生验,明式家具通常在细节之中凸显情趣,在圆润的流线设计中蕴含转折与变化。明式家具注重美观的同时讲究实用性,严格的比例关系是家具造型的基础,因此在家具整体的大小尺度,以及家具各个部分的比例都有一定的讲究,并且通过直线与曲线的完美组合,极为匀称而协调,使其获得了空间层次感和艺术表现力,同时与功能要求相符合,使用者在享受审美愉悦的同时感受到舒适自在,明式家具的美观性和实用性达到完美统一。再次,明式古典家具制作工艺精良,技艺高超。明朝时期家具制作达到艺术和技艺的巅峰,制作工艺精良,不仅是文人们审美情趣的体现,更是匠人们智慧的结晶。明式古典家具不仅在整体上造型独特美观,在细节上也注重讲究构件之间方圆、薄厚、细粗等的对比统一,使家具实现无缝拼接,平整坚固,不管是整体轮廓还是部件线条都流畅自然。而且榫卯结构是明代时期特有的家具构造,极富有科学性,不用钉子少用胶,不受自然条件的潮湿或干燥的影响,在跨度较大的局部之间,镶以牙条、圈口、卡子花、罗锅枨等,使得家具不仅美观而且坚固耐用,历久弥新,许多明式家具到现在依然坚固硬朗,足见当时能工巧匠的良苦用心。最后,明式古典家具装饰别致。明式家具虽以洗练大方为突出特点,但也有少许别致的纹饰雕刻装饰。明式古典家具装饰主要用适度的以线条为主的雕镂,在椅背、腿脚等部位进行或简单或精致的线刻、浮雕等,刀法娴熟圆润,浑然天成,同时镂、嵌、描等不同工艺和表现手法在明式家具装饰上都有一定运用,装饰的用材也非常广泛,珐琅、螺甸、竹、牙、玉、石等等,但并不贪多堆砌,而是根据整体设计要求,进行恰如其分的局部装饰,给家具整体以画龙点睛的作用。雕刻的纹饰图案也多种多样,寓意深刻,如兰花象征朴实无华、梅花象征傲骨意志、牡丹象征吉祥富贵、松鹤象征长寿安康等,不同的纹饰图案或表明主人的高洁情趣或寄予主人的美好愿望,给家具增添了独特的意境和审美情趣。

  明式古典家具不仅造型独特美观,选材优良实用,还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载体。明式古典家具的形制及结构深受中国古代儒家思想、道家思想及明朝中叶以后通俗文化的影响和熏陶,无论是在审美观念还是在表现手法上都体现了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内涵。这些文化赋予了明式古典家具精神内涵,使其经受住时间和空间的考验,得到好的延续和传承。

  花几的出现,与同一时期出现的多宝阁一样,突出了它的展示性,以最大程度展现了植物、花盆、花几三位一体的美感。

  花几又称花台,大都高于桌案,多陈设在厅堂四角或书斋、寝室各个角落,或摆放在中堂条案两侧。上置花瓶、花卉、盆景等用于美化居室,分隔空间,彰显主人高雅品味兼实用功能。清代上层社会,官宦人家使用较多。花几在中国古典家具中出现得比较晚,清中后期才流行。所以我们见到流传于世的花几,多以晚清时居多。

  花几制作用料多以老红木(酸枝木)、花梨木、鸡翅木等木材,少见紫檀、黄花梨等。装饰上除常见的雕刻纹饰图案和髹漆外,也会运用镶嵌等手法,特别是花几面上镶嵌云石、玉石或贝壳等。花几的类型根据几面的形状和高低主要分为两种造型:一种型制是传统的正圆、正方、六角形、八角形,大致高度1.5米以上;另一种是根据天然材料本身的形状,简单雕琢,不失自然,如树根经过加工艺处理后制作成的台几,没有固定统一的形式,源于自然又突破自然,有着稚拙、质朴、浑凝的特色。同时也有依据个人要求,盆栽和花盆的需要制成的小花几。总之,不管花几的样式怎样变化,其自身整体的尺寸比例都相当协调,外在的神韵都给人一种超凡脱俗之美。

  另外,花几上精美的雕刻纹饰及足下的造型,也蕴藏着无穷的美学意蕴。常见的纹饰有:灵芝如意纹、二龙戏珠纹、拱璧拉绳纹、拐子纹及各种变形图案,如云纹、藤纹等,还有从古代流传下来的绳纹、回纹、盘肠纹。

  1古典家具的概念家具是人类改善生活环境,提高生活质量的精神物化。“古典家具”泛指之前被公认为典范的家具样式,而许多现代工艺生产的仿古典家具也反映了古人创造的经典家具文化,本文中未在术语上严格界定,古典家具对现代室内设计的适用分析,对古典式样的家具同样具有借鉴意义。

  从中国古典家具自身发展的过程看,受到不同客观条件的影响,其中人类生活的起居方式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中国早期的古典家具始于夏商,兴盛于战国、两汉。其家具造型受到“席地而坐”使用限制,呈现出低平稳重、简便实用的特质。直至唐宋,垂足而坐的起居方式和较为宽阔的居住环境从根本上改变了家具造型,以“高足”家具形式为特征的中国晚期古典家具由此而来。广为熟悉的“明清家具”是晚期古典家具发展的盛期作品,前者以“质”见长,后者以“饰”为美,“明清家具”独特的地位和艺术造诣无可比拟,对近现代室内设计、家具设计均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广义的文化包涵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的总和,包括一切社会意识形式。对“古典家具文化”的界定同样如此,我们在鉴赏古典家具的过程中,必须与当时的社会情景相融合思考,不仅要考量家具的材(用材)、质(做工),更重要的是发掘家具这一物化形式背后凝炼的精神品格。家具的不同形态,不同置位反映的是更深层次的社会制度,生活方式和人文情怀。

  首先,古典家具文化体现的是中国传统的礼制文化。纵观朱、元、明、清的家具陈设,从“一桌两椅”到“四几八椅”的组合摆放,都遵从于“以西为上”、“以北为尊”的礼仪方位和均衡的向心格局。古典家具不论在样式、造型,还是材料的选用,尊卑有序的礼制文化都深入其中,是中华民族人伦规范的思维模式及行为方式的综合体现。

  其次,通过不同生活方式对家具的影响,古典家具还体现着以人为本、实用为先的人本文化,不论简单或复杂,最终表现为满足人们的基本生活需要的实用性与点缀装饰的艺术性的有机结合。以明清桌案为例,书桌设计一般桌面平正,边沿无起翘;而书案,画案等则更为宽长;翘头案和架几案常设于正壁中间,少有宽者。此外,李渔还将贮炭火的抽屉设计在椅子脚栅下用以取暖,可见对家具自身的功能拓展同样体现了古人对舒适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最后,古典家具在装饰风格中还彰显着崇尚自然,古朴儒雅的人文气质。中国古典艺术的自然美学观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生,追求质朴、亲和的艺术境界。这与中国古人“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紧密相关。其中,明式家具用材F料虽极其考究,但作品呈现出来的却是优质木材的完美色泽,简洁挺拔的造型线条以及典雅隽秀的高贵气韵,“松、竹、兰、梅”等纹案题材的雕饰相得益彰,可见明代木作在大批文人的推崇和参与下,对其家具的内涵养成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文化提供了一套赋予个体意义的架构,是通过各种规则来指导行事方式的。古典家具文化的研究对象是特定时期的特定样式,而文化“动态”的发展特性决定了我们必须在认识原环境架构中固有意义的基础上,探寻一种“对生活的设计”方法。“共性”的生活态度和精神品格通过物化符号世代传承,而文化的“差异性”又通过不同时空与认知的结合,呈现出丰富的多样性。可见,只有对古典家具文化深入地挖掘,批判地继承,才能“适度”地做到古为今用,扩展家具艺术对现代室内设计的限定和影响。

  随着现代社会物质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对文化精神的追求也日趋高涨。尤其是现代室内设计在经历了全盘西化的效仿和学习后,开始探寻中国传统文化在价值判断上的合理定位。这无疑为古典家具文化的精神回归提供了有利的人文环境。同时,社会的发展也带来了文化的开放。人们在审美标准上不再拘泥于风格,慢慢呈现出了多元化和个性化的趋势。中西合璧、古今混搭,家具陈设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为古典家具在现代室内设计中的运用创造了自由的社会舞台。

  需要在现代室内设计中传扬古典家具文化,首先要尊崇古典家具“实用为先”的设计原则,发挥其使用价值。古典家具在传统室内空间中的运用已有既定格局,从时空纵横综合论证都具备了完整的文化体系。因此,对传统空间中家具陈设的深入了解,包括家具功能性的分类、家具在室内环境中的布局,都会对现代室内设计中古典家具的合理运用起到借鉴和优化的作用。

  “形态美、结构美、自然美”是现代人对古典家具高度的综合评价。形态美,符合审美的基本规律,表现为家具各部件适宜的尺度比例,方中带圆、圆中显方,统一中蕴含丰富的形体变化。而结构美则体现着与中国建筑一脉相承的木构体系。榫卯结构牢固耐用,框架和攒边更是经济科学地解决了木材固有的伸缩性和截板纹露明的美观问题,使结构部件同时承担了装饰的角色。自然美反映了古代文人以“平淡天真”作为艺术造诣的最高境界,在古典家具中即表现为“简洁”、“合度”,“素雅”的审美情趣。古典家具文化综合提升了工艺美术的艺术价值,通过鉴赏能达到心理的共鸣和情感的交融的艺术享受。

  鉴于古典家具饱含着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它在现代室内空间中的有效使用还能提升整个空间的环境品格。古典家具是中国古代哲学观的美学物化,直至今日,它依然有助我们理解家具“自然天成”的性格,整体思考古典家具在室内环境中的“和谐”关系和美学精神。现代室内空间大都追求简洁高效的风格氛围,选择优美简约的古典家具不但能体现高雅的艺术气质,更重要的是它能与整体的室内环境达到了“合一”的境界。

  传统民居开间、进深、高度等空间尺度对家具的影响甚大。因此选配古典家具时,首先需要对现使用空间的环境有所认识,不是拿来即用。空间是否宽敞,决定了可选家具的组合形式。只有给予古典家具适宜的使用环境,才能充分地展现其文化精神,起到美化空间、提升品质的作用。

  古典家具在现代室内环境中形成的风格差异,需要通过整体协调的设计方法来解决。无论是全套家具的整体运用还是一两件家具的局部点缀,空间风格首先应注意主次区分,在整体设计中寻找局部的变化。其次需要考虑色、质的协调搭配。色即颜色、色彩,质即材质。古典家具或髹漆或显木材原质本色,如花梨木色泽温润,紫檀则细腻深沉。在装饰工艺上,有镶嵌玉石、珐琅、瓷器、景泰蓝等多种材料,亦有通过局部描金、彩绘等表现手法彰显家具雍容华贵的装饰效果。这样,现代室内环境用色是沉稳、是鲜亮;材质的配选是否有与古典家具相呼应的元素,都对整体空间的协调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平心而论,中国古典家具的丑和俗,不在少数。但是一直踌躇是否要写这篇不太受经济市场欢迎的文章,写了可能是吃力不讨好。人总是喜欢听好不听坏,纵观国内媒体对古典家具的宣传,从电台、报纸,到出版书籍,铺天盖地描写黄、紫、红(硬木),一味追求拍卖价值,或是过分夸张皇家宫廷家具的奢侈与美。一些庸俗和丑陋的东西,冠以古典复兴的名义,误导消费者。这跟我们出版的书籍和文章,对古典家具的美和俗的探讨和研究不够。笔者通过这几年的“立志”(本人自嘲),慢慢地发现,中国古典家具不管从硬木(黄、紫、红)到软木,从宫廷到民间都存在着大量的糟粕。不是“苏黄清紫”件件都是美,软木(柴木)样样都是俗。如果按比例来形容各自所占精品的话,黄、紫是百里挑一,高材软木可算千里挑一(其发现精品难度不亚于硬木)。绝大部分是属雅俗共赏的“大路货”(一件作品在设计制作中既有美的元素,也有庸俗和不合理的地方)。再有一些就是“‘残’不忍睹”的家具(此语吴冠中先生形容有些中国的玉雕作品,如“破肠开肚,‘残’不忍睹”)。笔者认为以下三大特征是涵盖中国古典家具的不足因素。

  大与重并不能代表美。在人们的潜意识中,大与重有一种安全感,带来炫耀富贵的心理,从而产生了攀比之风,用材越重,用料越大就是美,故笨重硕大的古典家具不在少数。家具和建筑是同宗同源,一般家具依附建筑的大小而设计。中国传统的室内建筑有高大的空间,但由于科学的局限性,古人设计的采光效果,跟现今室内相比相差甚远,加上深色和黑色漆居多,过于超大尺寸的家具(顶箱立柜、架子床、条案等),按比例的使用情况,很多家具有失匀称。面条柜不管是在南方还是北方都是最普遍的品种,一般定性认为这是中国古典家具的代表。

  确实南方的面条大柜(小者比较完美,不在批评之例)做工和用料都很讲究,但由于设计上采用面板和框架组成实体,一点透气的空间也没有,只能表现家具本身是“自私”的占有,而不是兼容的分享空间。尤其是北方的大立柜,这方面的缺点更明显,用料上笨重硕大,3米高的顶箱立柜几乎占满了空间,是表达主人一种炫耀的心态。然而却破坏了传统美学中含蓄兼容的意境,长期生活在这样阴暗封闭的空间,只能使人郁闷,不够具备豁达的胸襟。我们可以从很多古典私家园林的庭堂、卧室,寺庙的室内陈设中找到例证。包括现在,我们很多家庭选择古典家具装饰室内,刚开始都喜欢挑选超尺寸的老家具,显得气派,是身份的象征,时间一长,视觉上过于堵塞,硕大笨重的体积,使用上不够方便合理的缺陷就暴露无遗。传统中的顶箱立柜和超大尺寸的罗汉床,需要4人以上才能搬动,几乎能把我们客厅中的所有空间和光线给占满。对刚步入市场、财大气粗者,最容易犯此毛病,买这类家具。

  装饰雕刻语言在古典家具中,是应用最广,也是最容易显露繁琐艳俗特征的一方面,这是中国古典家具最易犯的通病。人们喜爱把美好的祝愿,利用传统的喜闻乐见的题材,通过家具设计来表现,其愿望是好的。好的工匠,知道利用雕刻装饰语言,在家具中游刃有余地表达一种境界,绝不画蛇添足。但更多的家具从造型到装饰(包括一些硬木),都落于俗套。从器件上来分析,同样一个交椅,华丽秀美和繁琐艳俗只在寸许之间,对工匠的修养,领悟美的含义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通过娴熟的工艺技巧和对文化的理解,需要长时间的磨砺。古代工匠们,为了养家糊口,大多数有娴熟的技巧,但是很难说,他们都能领会用雕刻装饰语言创造美。有的工匠一辈子也没有领悟到美和俗之间的微妙差别,故而给我们留下大量的繁琐艳俗的家具。繁琐和艳俗更确切地说,也包括“雅”成分,美和丑都融于一件家具中,这是古典家具中最普遍的现象,尤其是明代软木家具,自由奔放,随形创意,这是优点,但是不拘约束的“加减”最容易流入繁琐艳俗(雅俗)。刚步入古典家具收藏领域的人最容易买这类“大众化”的古典家具,其原因在于,价格适中,也有美的因素。但是随着收藏经验的丰富和眼力的提高,这类家具在家中就会显得有些“多余”。还有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在古典家具设计中过分强调身份和地位,也会让人产生不够实用的冷漠感。我们不可能把宫廷用的宝座、梳妆台、多宝阁架搬到一般大众的家,显得极不协调,也不舒适,除了满足虚荣心之外,别无他用。希望涉及到研究和收藏古典家具领域的人们也要认识到这点。